娱乐

女子与北京阜外医院员工勾结转卖拆迁房终审

2019-06-10 15:3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女子与北京阜外医院员工勾结转卖拆迁房 终审判7年

因与阜外医院拆迁办事员许根乐勾结,将该院以成本价出售的43套拆迁安置房加价后销售,然后将高出部分侵吞。

2013年8月22日,中介员任蕊被一中院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许根乐(另案处理)的朋友田海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判决后,任蕊不服一审判决进行上诉。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获悉,北京市高院经过审理后终审裁定,驳回任蕊上诉,维持原判。

案情

办事员私下找中介欲高价卖安置房

据证人阜外医院后勤服务中心处长、拆迁办公室主任李某称,2008年4月,阜外医院从北京内燃机厂购买了双桥西里6号院1号楼的房屋用于安置强拆户。

因为拆迁到,只有一户拆迁户用了两套房子,大部分房子就都剩下了。

为了尽快回收当时买房时阜外医院投入的成本,院办公会开会决定将这些房子出售,并成立周转房转让处置工作组负责房屋的处理。

“因阜外医院没有二手房销售的资质,并且不能通过卖房盈利,也不能造成单位亏损,终院办领导开会研究决定,以每平方米7680元的成本价出售房屋。”李某说。

许根乐表示,阜外医院指派他来销售1号楼剩下的58套房屋,并办理产权证。“我就找到了朋友田海帮忙,因为他一直在倒腾房子,认识中介的人。”他说。

田海表示,在了解阜外医院卖房事情后,他觉得这事有利可图,就和许根乐谈能否把卖房的事情交给他操作,大家也能赚点钱。

但因他没有资质,也没有自己的公司,不能开具专业发票,也没法办理过户手续,所以许根乐让田海再帮忙找一家中介公司来销售这些房子。

就这样,北京嘉顺瑞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业务员任蕊就通过田海和许根乐认识了。

任蕊供述说,2010年1月,田海给她打,让她按每平方米11000元的价格销售阜外医院的房子后,将每平方米7680元汇入阜外医院的账户,高于7680元低于11 000元的部分由她和田海、许根乐按照每人三分之一进行分成。后来三人碰面,达成共识。

瞒着医院截差价款笔分得5万

许根乐表示,他让任蕊按照市场价去卖,但在合同上必须写每平方米7680元,并按这个价格交回阜外医院。我还跟任蕊说过这个事情必须瞒着其单位,任蕊也说过卖这个房子的时候尽量不卖给阜外医院周边的人,目的就是为了隐瞒其私自截留差价款的事情。

任蕊说,2010年3月,她卖了套房,记得是卖给一个叫赵某某的人,除去汇到阜外医院账户上的钱款,一共得了30万元的差价款。这30万元是赵某某直接打到她工行卡上的,扣除税费、评估费、中介费后大概剩22万余元,她自己留了5万元,给了田海5.5万元。

“在阜外医院附近,我以现金形式装在一个纸袋里给了许根乐12万余元。后来许根乐让我不要零散着给他打钱,让我先帮他存着,等房屋全部卖完之后再把差价款一起交给他,我同意了。”任蕊说。

合谋卖掉43套房房款多到用车运

许根乐供述说,在合作次成功后,因田海不起什么作用,他和任蕊没多久就把田海踢开了直接联系,也不再给田海分钱。他和任蕊商定,除给阜外医院的钱款外,每平方米11 000元以上归任蕊,其余的归他。

据任蕊自己供述,她一共帮许根乐卖了43套房。在许根乐的授意下,她帮助许根乐用高价卖安置房的差价款购买了,包括崇文门外大街一处价值340余万元的公寓,双桥路西里的一处价值112万元左右的顶楼。许根乐自己又通过田海购买了一套30万元的小产权房。

任蕊说,在房屋全部销售完毕之后,她给了许根乐一张以其名字办的工商银行的卡,卡里存有剩余的差价款,差不多有110万元,她把密码告诉了许根乐,让他自己去取。

许根乐表示,后来他陆续从ATM机和银行柜台把这110余万元都取了出来。他在银行柜台取款的时候,签的是任蕊的名字,因未超过5万元没用任蕊的身份证,取完钱都存进其交通银行的卡里了。

另据《法制晚报》报道,许根乐在和任蕊合作前,已经和其朋友张某按照加价出售安置房的方式,由张某处理了15套安置房。张某作证时说,售房现金多到只能用车来运,再用纸箱子搬到许根乐办公室。

此后因经拆迁户举报,许根乐案发。

指控

7680元/平米的房高价卖截留22万余元

北京市检察院分院指控,被告人任蕊、田海于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期间,与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拆迁办公室办事员许根乐(另案处理)合谋,利用许根乐负责该院拆迁周转房销售及产权办理的职务便利,在该院已经确定以每平方米人民币7680元对外出售拆迁周转房的情况下,擅自提高房屋销售价格,截留阜外医院售房差价款人民币22万余元。

其中许根乐分得人民币12万元,田海与任蕊各分得人民币5万元。

被告人任蕊于2009年9月至2011年3月期间,与许根乐合谋,利用许根乐负责该院拆迁周转房销售及产权办理的职务便利,在阜外医院已经确定以每平方米人民币7680元对外出售拆迁周转房的情况下,擅自提高房屋销售价格,帮助许根乐截留售房差价款人民币600余万元。

一审

被告人曾商定不将房卖给医院周边的亾

一中院经过审理后,未采纳被告人任蕊关于其未与许根乐合谋,其不知道阜外医院规定以每平方米7680元的价格出售房屋,其仅是按照许根乐的指示出售双桥西里房屋的辩解。

法院经查:在案的被告人任蕊、田海的供述,证人许根乐的证言均能证明任蕊与许根乐、田海经预谋决定以擅自提高售房价格,隐瞒实际销售价格的手段,将售房款按每平方米7680元汇入阜外医院账户后,伙分实际销售价格和每平方米7680元之间的差价款的事实。

此外,任蕊、许根乐的供述证明二人为避免罪行败露曾商定将阜外医院的房产不卖给阜外医院周边的人。

法院认为,上述事实都能表明任蕊在明知阜外医院规定以每平方米7680元的价格出售房屋的情况下,积极帮助许根乐将双桥西里房屋非法加价出售,侵吞售房差价款,并参与伙分部分赃款。

被告人任蕊、田海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均系自首,故对二人减轻处罚,并对田海适用缓刑。

终审

如何支配赃款不影响罪行认定

北京市高院认为,经过调查,辩护人提供的上述证据,非经法定程序调取,且与刑事诉讼规定的证据要件不符,法院不予采信。

对于任蕊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法院认为,任蕊明知许根乐系国家工作人员,涉案房产的产权及房屋销售所得均为国有资产,仍采用隐瞒房屋实际销售价格、收款不入账等手段,将房屋销售差价款转入其个人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伙同并帮助许根乐共同侵吞公款,对于国有单位因此造成的财产损失,任蕊应以贪污罪承担刑事。

任蕊在贪污犯罪行为完成后,对所获赃款如何支配和使用,不影响其行为性质的认定,所以辩护人所提调取任蕊为涉案房产支付税费的证据之申请,法院不予准许。

一审法院鉴于任蕊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系从犯,且案发后自动投案,有自首情节,对其减轻处罚量刑适当。任蕊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均不予采纳。

一审判决

法院认定,任蕊、田海与国家工作人员勾结,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便利,侵吞公共财物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

2013年8月22日,一中院判决任蕊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田海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一审宣判后,任蕊向北京市高院提出上诉。

她表示,许根乐给她的5万元中有部分款项用于给购房人支付税费,其没实际占有,一审判决对其量刑过重。

终审判决

北京市高院认为,上诉人任蕊、原审被告人田海,与国家工作人员勾结,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侵吞公共财物的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惩处。

一审法院根据任蕊、田海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等所作的判决,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市高院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毛占宇

原标题:女子与北京阜外医院员工勾结转卖拆迁房终审判7年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微信怎么开小程序
小程序制作
饮食减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