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Alphabet会成为怎样的公司看Lar

2019-05-15 03:3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 : 这是一篇深度剖析Larry Page本人而非Google亦或Alphabet的文章。Larry Page是一个爱做梦的企业家,和乔布斯、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小说家阿西莫夫、投资人彼特蒂尔等人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看完本文或许你会明白为何。文章作者James Altucher是一名创业家,可以从他的文中看到Larry Page对他的深入影响。

谷歌现在在做的一些项目,都跟搜索没关系了。他们正在治愈癌症(发明一款项链让全身的癌细胞都聚集到项链上),探索自动化(自动汽车只是他们自动化雄伟计划中的一员),让所有地方实现wi-fi覆盖(也就是传说中的Project Loon),以及其他一些解决数十亿人的问题的雄伟愿景。

在谷歌人眼中,一个新发明如果不能惠及数十亿人,简直毫无用处。

所以现在的Alphabet公司也是依此来设计的:这是一个旗下拥有数十家可以解决数十亿人问题的公司的母公司。

它不是以金钱为依据来划分的,划分Alphabet各子公司的,是使命。

听起来实在太酷炫,我自己的一生中也想做一件这样的事呢有没有!

以下是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近十年的一些话,光是去总结这些话,就是1本通向个人成功和实现数十亿人的福祉的圣经。

----

如果你正在改变世界,那么你在做重要的事。而且你每天早上会因为要起床而感到打满鸡血。

想要有一个充实感爆棚的人生,你需要有这三样东西:一,成长感或者说能力得到锻炼的感觉;2,良好的感情生活;三,选择的自由。

每天早上会由于要起床而感到打满鸡血,其实是充实感爆棚的人生的一个表现。

而每天,你正为解决数十亿人的问题而工作着,这才能够使你收获这三样东西。

少少,当我每天醒来的时候,我会记得问一问:我今天能够帮助谁?

----

尤其是在科技领域,我们需要的是革命性的改变,而不是一点点的进步。

我们常常会被足够好了这个词羁绊住。如果你做生意赚的钱足够养家糊口,还能存下钱养老,或许那就足够好了。

如果你写了本书,卖了1000册,或许那就足够好了。

你知道为何1965年以后的飞机反而速度变慢了吗?波音787反而比747要慢。

由于无所谓啊,这个新型号飞机,已经足够人们横跨世界了,还能省油。

可是,只有那些挑战了足够好了症状的人才会被铭记:造太空船的Elon Musk(特斯拉创始人),索引化全部知识的Larry Page(谷歌创始人),想要用一次针刺来诊断一切疾病的Elizabeth Holmes。

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当代美国小说家)写下了赫赫有名的科幻系列小说基地系列,然而这对他而言并不是足够好了。因此,他写下了500多本书,比历史上任何作家都多。

Larry Page不断尝试推进自己的极限,因此,他每一天醒来,都知道自己在那一天,超出了足够好。

你足够好的一天是怎么样的呢?而你要做一件事去超越那样的一天,你该去做什么呢?

----

作为一个,我的工作就是确保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有好的发展机会,同时让他们觉得拥有意义非凡的影响力,在为社会造福。

不管何时我管理了一个公司,并且有一个小小的机会去做一个,我都只凭这一条来判断我的领导成功与否:

我的员工是不是在回家后,给自己的父母打说:猜猜我今天做了啥!

我不能确定这种领导方式是不是无往而不胜。但我的确认为,Larry Page让他的员工们都成了更优版本的自己,让他们努力去超越他本人,不断努力,去改变世界。

如果每一个员工都可以回答今天我帮助了谁这个问题,那你就是一个好的。

赋予别人气力,同时也是赋予自己力量。

----

太多的公司在时间的长河中被淹没了。他们在根本上做错了一件事:错失未来。

股市快要迎来有史以来的点了。但是,在道琼斯指数原始组成成份中的那些超级公司,只有GE一家还没有倒闭。

即便是美国钢铁(US Steel),这个整整100年内建造了全美国所有建筑的公司,也已经倒闭了。

永远都不要让当下的实用阻挡了未来的无限可能。

把注意力全部投在你现在可以做什么上,是很实用的。

但还是请你,花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时间去思考还有什么是可能的,并朝那个方向做出一点点的行动。

也许所有的可能性里,我们人类真正已实现的,只有1%。即便现在的世界改变的更快,但相较于我们所看到的机会,我们改变的还是太慢。

而当你不再做别人眼中你应该做的事,当你打破了社会陈规,人们就会开始拼命要把你拉下神坛。

Larry Page并不想把自己永远和谷歌定义在一起。他想做一些他尚未完成的使命,去做那些也许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

我有时候也想知道,如果我做了一切让我感到害怕的事情,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

很多大机构的领导人可能都觉得改变是不会产生的。但如果你去看历史你就会发现,改变的确会发生,而如果你的模式不产生改变,你就会遭殃。

猜猜看,哪一个公司早具有被Larry Page发展为Google的专利?

猜吧,你肯定猜不到。

这家公司的一名员工发明了这个专利,并想说服自己的公司用它来给自己站上的信息分类,可他的公司谢绝了他。

所以后来,李彦宏,也是当时华尔街的1名员工,从这家报社辞职(华尔街还具有着他的专利呢),搬回了中国,并创造了百度。

而Larry Page对李彦宏的专利进行了修改,并申请了自己的专利,然后创建了谷歌。

而华尔街呢,则被默多克所收购,并缓慢地走向衰落。

----

我想,作为一名技术人员,应该有一个舒适的地方,让我们可以不断试错,并思考这些尝试对社会可能的影响。

我的一个朋友写了本小说,但不敢发表。也许这小说太烂了,销量会很差。他说。

然而幸运的是,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不断的实验已很容易实现的世界里。你可以写一篇30页的小说,发表在亚马逊上,用一个笔名,然后看看人们是否喜欢它。

Mac Lethal是Youtube上面的红,他的视频有超过2000万的浏览量。乃至连the Ellen Show都曾请他过去分享心得。

我问他:你会对于你的视频没有到达预期的浏览量而感到紧张吗?

他抛给我一个宝贵的观点:没人会记得你不好的作品。他们只记得那些成功的。

----

如果谷歌是被金钱所驱动的,那我们早就把公司卖了,现在在海滩上度假呢。

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原本是想进学术圈的。他们刚开始给谷歌申请了专利的时候,想把它卖给雅虎,价钱是一百万美元(一百万美元!)。

雅虎对于这个提议的反应:笑了。两位创始人转而想把谷歌卖给Excite,售价降到75万美元。

Excite也笑了。但是今天,谷歌曾经的员工,是雅虎的现任CEO。Excite的创始人,在谷歌工作。谷歌已然统治了全世界。

你要知道,金钱报酬只是帮助他人之后的一个副作用。我们要做的不是赚钱,而是解决问题,是超越那些足够好了。

所以说,很多人会问:我怎么才能让我的产品流量做上去?其实这本身就是个不对的问题。

你应该问:我今天帮助他人了吗?然后你会发现你的流量和金钱,会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

光是创新是不够的。特斯拉发明了电动汽车,但难以让人们去接受它。你必须把两样东西结合起来:一是创新的能力。二是去商业化你的创新,并让人们爱上它的产品。

爱迪生失败了1万次后发明出电灯的故事早就烂大街了。

但是他做的一件真正震天动地的大事儿,其实是在几周后,他说服了纽约市用他的电灯来给市中心照明。

这是历史上的首次,一座城市的夜晚被电力所点亮。

这才是创新,才能让全球都被点亮。

----

如果你说,你想要做自动汽车,拯救无数生命,那你所需要的技能就不是任何一个学科可以教你的。我知道是因为,我在1995年还是博士生的时候,就对做自动汽车有了兴趣。

太多时候我们都被我们的学历、工作的职称所定义了。Larry Page和Elon Musk都是学CS出身的,而如今他们都在造车造船。

David Chang小时候是一个有实力的高尔夫选手,在大学学的是宗教研究,后来20几岁做了些乱七八糟的工作。

这些工作恰巧都是在饭店里,因此他了解了餐饮业是怎样运转的。

因而他开了可能是全纽约着名的餐厅,momokofu。后来又有了几十家餐馆,他终成了历史上成功的餐饮企业家之一。

彼特蒂尔(Peter Thiel)曾经是纽约律所的一名律师。他辞职出来创业,后来他曾告诉我,当时的一些同事曾对他说:我不敢相信,你居然选择了回避。

逃避那些标签、那些职称、那些别人对我们的希望是我们选择做自己、选择自己所定义的成功的步。

----

真的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有没有人在想要创造清洁能源,或是想要改善交通,或者致力于提升互联的体验?一个小小的团队可以有巨大的影响。

我喜欢这句话是由于,Larry Page把大问题和小团队放在了一起。

是一个小团队创建了谷歌,不是宝洁,也不是ATT。

甚至于苹果,当乔布斯想要创造Macintosh的时候,他从苹果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小团队中,因而他的机会不会被苹果的官僚主义所扼杀。

本质上,苹果是由于乔布斯偏离了公司的既定轨道太远,而把他给开除了。

多年后,当苹果败局难收,他们把乔布斯请了回来。而他做了什么?他把绝大多数产品都解散了,把人集中到小的团队里,去解决大的问题。

在乔布斯去世前,他改革了电影行业、电脑行业、音乐行业、电视行业、乃至是手表行业。

而他,是一个在从大学完全辍学之前,学了一个学期的书法的人。

苹果公司的历史就好像是怎样产生大想法的一个微缩。Larry Page以一个新的公司结构,来复制这样的神话。

----

我们没有我们应当有的那么多经理,但我们情愿经理的人数过少而不是过多。

20世纪也被称作中产阶级的膨胀。甚至有了一个说法叫彼特原理:一个组织架构里,所有人都趋于不断晋升,一直晋升到他所不能胜任的岗位上为止。

当下的社会里的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整个中间阶层的工作都在不断地被降职、被外包、被技术替换、然后被解雇。

这件事是好是坏暂时还不能盖棺定论(虽然这肯定是个挺恐怖的事儿)。但这其实就是一个回归到只剩下大师和学徒,而没有中间的官僚主义和文书工作的世界的进程。

事情其实应该这样被完成的。当想法从脑袋里变成行动的时候,越少的中间阻碍越好。

作为一个成功的雇员,你应当把你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绑定在一起,提出新的可以帮助客户的想法来,并拥有授权可以行动起来将想法实现,不论想法终的效果是好还是不好。

这就是为何给谷歌搜索引擎写了无数的内部变成的攻城狮,Craig Silverstein,现在是个亿万富翁了。

他现在在干嘛呢?他已给一家教育站工作了,叫做the Khan Academy.

----

你去问一个经济学家好了,驱动经济成长的是哪些动力?他会说,是一些巨大的技术进步,比如说,农业机械化,社会化生产,等等的。但是问题来了,我们的社会并不是以一种增进创新的形式而组建的。

谷歌目前在推动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和无人机技术,还有其他自动化的进步。

人们担心,这会导致工作机会被消灭。但看看历史吧。汽车的发明并没有毁灭养马行业。所有人只不过是做出了调剂。

电视没有毁灭书籍行业,所有人只不过是做出了调整。VCR也没有毁灭电影行业。

----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你怎样改变世界,应该是哪一句?永远为一件让你出离兴奋,以至于感到不适的事而工作!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想发明无人驾驶汽车,或者清洁能源,或想要解决那个数十亿人的难题。

但每个人必定有让自己出离兴奋,以至于感到不适的事。

于我而言,这些事乃至都是一些很小很蠢的事,比如说,我想写1本小说。我想表演脱口秀。乃至是我想做点生意,业务是能够帮助到更多人的。

每天起床,我都有一点因此而害怕,但我依然尽力地把自己往这些方向推进一点点。我知道,这是怎样让我自己成长和学习的方法。

我想更加适应不舒适的状态。

----

我是真的相信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由一些艺术性的。作为科技公司,我一直都强调这一点。

没人知道艺术的定义是什么。

比如说:艺术是只有在想象中存在的事物,然后你把它带入现实生活中,并有了一点娱乐性、启发性和升华性。

我不知道,但差不多就是这么个东西。

iPad明显是一件艺术品。人们用iPad也创造出了无数的艺术。也许一件无人驾驶的汽车,在人们眼里,也可以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

我们想要发明一种人人都会爱上的技术,并且将会影响每一个人的。我们想要发明美好的、直观的服务和技术,它是如此的有用,人们每天要使用两次。就像牙刷那样。其实没有多少东西是人们每天要用两次的。

----

你需要去发明东西的同时让它被更多人知道。你需要去商业化你的发明。显然的是,只有一家公司才能的去做这些事情。

有个人叫Naveen Jain,他凭仗早期的一个搜索引擎,InfoSpace,赚了桶金,几十亿美元。

我跟他聊的时候,他才刚刚建立了一个想要去月球上开采地球上稀有金属的公司。

不过他的终目标,是外太空殖民。

不知为什么我们开始讨论为什么需要在其中建立一个公司。他已经有了几十亿美元,他完全可以直接开始殖民了。

他说:每个想法必须是可持续的想法才行。而盈利能力正是这个想法是可持续的证据。

----

也许你觉得谷歌很伟大,而我仍然觉得它糟透了。

K. Anders Ericsson的一万个小时是一个理论,特别在被Malcom Gladwell传播给大众以后。

一万个小时理论是说:如果你有意识地训练了10000个小时,无论任何一件事,你都会成为大师。

Ericsson其后开始思考,为什么所有的打字员在到达一个特定的速度后都不会有更多的提升了,无论他们打了多少个小时。

他的研究表明,原因是打字员没有秉承有意识地去训练这个要求。他们由于足够好了而满意了。

你应当不断去想新的方法来测试你自己,与自己以往的成绩相比较,去超越你的上一个高峰。

谷歌是伟大的。但是它可以做的更好。这样的思维才能地让你不安于舒适圈内。

而当打字员们不再以足够好了的心态去看自己的速度的时候,他们保持着初学者的心态,从而他们的速度也会有进一步的提高。

----

我们一直有一个咒语:不要变坏。我们要为我们的用户、客户和所有人做的事情。所以如果哪一天我们是因此而被人熟知的话,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美妙的事情了。

很多人在讨论,那谷歌实现了这一点吗?

其实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价值先于金钱。

一个生意也许是一群人,有个赚钱的目的。而一个价值也许是:我们想要解决一个问题,想要让客户满意,想要让我们的雇员感到他们有向上的流动性,等等。

如果你失去了价值,那么生意也离破产不远了。这就是为何家族企业往往在第三代后走向衰落。

创始人的价值会被她/他的继任者们稀释掉,直到公司失败。

我曾与Dick Yuengling谈过这个话题(他是世界独立制啤酒企业的CEO,同时也是这个家族企业的第五代传人)。

他的家族发明了一个有趣的方式去处理这个问题。这个生意不是被继承下去的,每一代新的继任者都必须从上一代手上重新把企业给买下来。

从而每一个新一代继任者都会有新的价值,让这个生意得以继续充满生命力、延续下去。

----

我认为在超有野心的梦想上实现进步其实挺容易的。由于没有其他人足够疯狂去做它,你所面临的竞争其实很少。事实上,我觉得所有和我一样足够疯狂的人我都已经认识了。

----

你知道在午夜醒来,还清晰地记得你刚才做过的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吗?你知道如果你没有用纸笔把那个梦记录下来,它在第二天早上就消失不见了吗?有时候,中途醒来、停止做梦是很重要的。由于如果一个很重要的梦出现了,你要抓住它。

----

我一直都坚信科技应该做难的那些工作发现、组织、沟通所以用户们就可以做让他们开心的那些事:去生活、去爱,而不是被电脑宕机搞的很崩溃!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把产品做到能够无缝衔接。

----

总有一天,我们会有新的被大众所使用的产品出现,给我们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产生巨大的营收,就像谷歌搜索现在这样。

我想,这正是为什么Larry Page把谷歌变成了Alphabet。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血瘀型经期延长怎么办
气滞血瘀型痛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