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光伏企业成地方经济支柱补贴或转向后端

2018-12-03 16:11:39

光伏企业成地方经济支柱 补贴或转向后端

原标题:光伏困局:政府太有为

从投资招商的宠儿到等待救助的对象,光伏企业给政府出了一道救助难题

尚德电力(SE,下称尚德)董事长施正荣办公桌桌面的右上角时常会放着一摞名片,有时会散开来,显示出经常翻的迹象。一些参观其办公室的客人偶尔也会看到这些名片,其主人不乏国家和地方政府官员及相关机构人员。

近来,孕育于一方水土的光伏标杆企业颇多挠头。10月21日将是江西新余的赛维LDK(SE)4亿元短期融资券到期兑付日,市场的预期是,不排除政府兜底的可能。

在近年来各地力推的招商、投资项目中,光伏产业屡受青睐。从当时的大干快上到如今的产能过剩,这个新兴产业在划出一道流星式轨迹的同时,也勾勒出企业与政府产业互动的概貌。

时钟拨回到2008年前后,光伏产业受到一些地方政府的宠爱,这可以归因于该产业的特性,投资额巨大、很快上马生产线、迅速产出且获得销售收入、高额利润,这是政府乐见其成的。一位在香港上市的光伏企业高层告诉《财经》。

其实双方就算有再深厚的关系,更多的还是正常的政商关系。谈及外界对于明星光伏企业大而不能倒的印象,上述企业高层说,这个产业能拉动当地GDP不说,也会解决多达上万人的就业问题,还能创造较高的税收。

在厘清政府、企业边界呼声之余,也有光伏业内人士称,政府补贴是中外通行做法,摆在一些地方政府面前的考题是如何做到更有效率的扶持。该人士告诉本报,现在政府正在密集制定新的扶持政策,很可能更往后端补贴倾斜,即按照实际发电量来补贴,这一做法更科学更具体。这一建议在中国企业遭遇欧美贸易大棒的背景下更有现实意义。

怎么救

光伏企业为何能在危急时分得到拯救,道理也不复杂,因为这些企业都是当地的标杆公司,政府不希望倒,当然要想法子救。上述光伏企业高层告诉本报。

本报此前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来自光伏行业高地江苏省的天合光能(SE)、尚德和阿特斯阳光电力联名向江苏省委、省政府发出恳求信,恳请后者尽快向国务院及国家有关部门汇报,尽努力争取阻止欧盟反倾销立案,以避免太阳能产业遭遇毁灭性打击。

上述光伏业内人士对本报称,近期明显感受到国家密集调研的热度,以前多是单个部门调研,现在则是多个部门组成的庞大调研团队。

谈及补贴方式,他称,此前我国的补贴政策是前端补贴,即补贴建设电站,但实际操作中这一模式弊端很多,例如发电并困难,补贴资金发放要拖延一两年之久。国外通行做法是后端补贴。

毋庸置疑,光伏行业的发展,不仅离不开德国等欧洲国家的政府财政补贴――他们的补贴政策促使当地需求量大增,为中国的光伏公司创造了产品出口的机会。前述光伏公司高层说。

但随着欧美市场的需求减少以及国内产能的扩张,光伏行业开始遭遇成长的烦恼。

10月16日,晶澳太阳能(SDAQ)披露,由于公司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1美元,已经于10月11日收到纳斯达克(微博)通知,该公司将有180天(截至2013年4月9日)使其连续十个交易日收盘价格高于1美元,从而重新满足上市交易准则。

截至发稿,晶澳17日的股价为0.775美元,较年初跌幅42.16%;尚德开盘后一度迎来10%左右的涨幅,但不到0.9美元的价格依然没有让公司扬眉吐气,今年来的跌幅超过63%。

尚德一季度财报显示,不到4.1亿美元的净营收环比减少34.9%、同比减少53.3%;天合光能今年二季度净营收超过3.46亿美元,环比减少1.1%,2011年同期这一指标接近5.8亿美元;英利(SE)今年一季度营收5亿美元,环比增加22.6%,但同比减少8.8%。

本报近日了解到,尚德继上月底得到无锡市政府协调并获数亿资金救援后,有望再迎来两大国企救星。

有所不为

一家中等规模的光伏企业负责人说,他在这几年跟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感到,政府部门的人还是比较为企业着想的。

好比我们有一次需要更换一个证件,但这个证件属于当地一个省级部门管,我们从来没有跟对方打过交道。上述人士称,我们所在园区的负责人就要求其下属必须要跟着我们一起到省里办事。还有一次,我们想拿到一个审核文件,就送了一些烟给主管人员,隔了大概一个月,他让其下属将已审核的文件及烟都送了回来。

相关人士此前告诉本报,多年前,江西一家光伏企业曾要上马一个项目但却急缺资金,当地政府听说后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银行金融机构代表召集在一起召开现场办公会议,一天之内就把贷款解决了。

光伏公司是各地的明星企业,是一个地方的标杆,他们一度辉煌。不少地方都在过去几年中,推动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并且将这些光伏公司作为利税大户来宣传。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不能随意倒下。前述香港上市公司高层说,其实双方就算有再深厚的关系,更多的还是正常的政商关系。假设某些光伏公司破产倒闭,影响GDP之外,更多的是关系到几万人的工作和当地招商引资。

但一名行业分析师对本报称,光伏行业还是制造行业,市场需要物美价廉的产品。政府输血后,一些企业的成本降不下来,也会被市场淘汰。

光伏的产业链大致可划分为上游(硅料、硅片)、中游(太阳能电池片、电池组件)和下游(光伏电站等应用系统)三个部分,其中,工业硅料的生产属于产业链中能耗高、污染严重、利润较少的一环,其生产主要集中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工业硅料的提纯等技术密集型的区段,长期以来一直由美、德、日等发达国家垄断,是产业链中毛利率的部分。

上述分析师称,总体上说,2010年上半年前投产的企业享受过光伏暴利的盛宴,当年9月后动工的企业,一开始就面临萧条的市场环境,日子很难过。

上述香港上市公司高层表示,现在光伏企业的困难,即便是政府出手,也未必能够解决。当然,有国有资本背景的企业能够顺利入主不失为一种办法,但要让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正常运转下去。

一家江苏当地的大型光伏企业董事长就曾向本报说:如果政府救了这些企业,但这些企业本身的造血功能早就丧失,那么这种用资金或者动用政府关系去施救之后的成效是非常小的。更好的办法还不如让其进行正常的市场淘汰。举例说,某家光伏公司已经不行了,那么其他同行就来帮它做个体检,看看那些业务、基地还是有价值的,大家通过市场挂牌或者拍卖、竞标的方式帮其解决,这种尝试可以让将倒闭的企业能获得一些资金还贷、给工人发工资。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说,政府的一些调控举措已经开始实施,包括清理早期遗留的补贴款,调高光伏产业发展目标、做大国内市场,同时在上政策等方面努力推进,有利于光伏业的长远发展。

南京期货配资
云南钢材厂家
PPT制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