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黎瑞刚CES谈话内容变革驱动媒体转型

2019-02-28 03:40:05

黎瑞刚CES谈话:内容变革驱动媒体转型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订阅号:sinachuangshiji文/王如晨“过去几个月,我已慢慢卸任SMG(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职务,更多关注CMC(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昨日,黎瑞刚现身亚洲消费电子展,在一场名为“炉边谈话:亚洲媒体的未来”的对话中,对论坛主持人说。他如今的身份是CMC董事长。他被现场西方主持人视为全球媒体业的风云人物。但他谈论话题,显然难以回避过往在SMG的经历。在他看来,没有这段,很难看到到中国媒体的变革进程。SMG是中国媒体变革、开放的一个缩影黎瑞刚的职业生涯始于上海电视台。初他是一名、编导,很快成为制片人,从事调查。他自称当时“非常快乐”,特别喜欢这个,因为可以经常“出差旅行”。后来,他曾经制作一档关于长征主题的纪录片,那是一段“冒险”的旅程,经过后期制作,喜获国家重大奖励。之后他获得一些资助,也开始尝试海外纪录。在一些人眼中,黎当年的政治洞察力、开阔的视野似乎他的年龄有些反差。他言谈简练,气场强大,常有不容置辩的风格。几年后,他很快被发掘、提拔到政府部门,任上海市广电局总编室副主任。许多人说黎那段并不舒服。但昨日他表示,那段让他“大开眼界”,有了“很多洞察”。2001年夏,黎被中组部选派,以访问学者身份考察美国,研究传媒运营管理。这一段外界知道的是他访问了美国许多媒体,留下一个受辱的案例,从此发誓要留青名在中国媒体业。回来后的黎瑞刚,任职上海文广传媒集团(“小文广”)总裁。当时,中国刚刚加入WTO,希望在方面展示开放气质。黎瑞刚说,组织之所以把他放这个位置,应该是想进行一番探索。“SMG是可以体现中国媒体的开放,它是一个缩影。”黎瑞刚说。当时,部分国际资本开始投资本地市场化的媒体行业。中国政府也有提案,尝试将本地小的媒体型公司纳入大型国有媒体中。“大文广”的形成,导致整个SMG出现后来复杂多变的局面,就在这个阶段。黎瑞刚说,这是早期很简单的媒体整合,完全由政府驱动,不是真正的商业化,也不是法律规定的媒体兼并。在他看来,还有一层束缚,上海“大文广”这一整合,仍是“按地区区分”,而不是立足全国的整合,不可能出现全国性的媒体集团。黎瑞刚后来担任总裁、董事长,试图统筹大小文广,形成活波的机制,尤其集中在广播电视与新媒体业务上。“那时还是有许多新的趋势。”黎瑞刚说,尽管中国缺乏英美那种平衡广播与有线的法案,国有体制,仍有一些新的动向,比如内容端,已经开始出现外包的私有化服务。即使整个媒体集团都由政府掌控,但“变大后也在试验不同的道路”。过去SMG主要是电视与广播,内容单一,后来体育、电影、电视剧、少儿节目越来越多,就倒逼出许都新的分发渠道,从卫星到有线,从有线到IPTV,“服务也扩展到电视购物、金融数据服务、金融服务”,所有媒体集团,开始出现一波“私有化”动向。“现在许多新媒体、制片公司都上市了,政府也很支持。”他说,这一过程里,有许多发自市场自身的力量。未来新媒体三大战场,内容新生产推动媒体转型那么未来呢,尤其是新媒体领域,整个市场需要关注什么?黎瑞刚说,这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10年前,中国进入IPTV,当时所有电视信号还都是卫星、有线。当年,SMG与联通建在没有牌照的情况下也在分发内容。如今SMG旗下百视通与央视CNTV主导的中国IPTV市场,已经有3000万用户。“但这只是过渡性的产品,”他表示,在这之外,还有OTT与智能电视、有线、互联等若干战场,尤其三大战场。1、互联视频。他提到了优酷土豆、爱奇艺们。他也提到美国YouTube,说这是美国一个非常强大的基础设施。中国优酷、爱奇艺们虽然多家竞争,但是没有一家具有YouTube的规模。中国企业主要还在吸引多流量,买优质内容,尤其是西方的内容。“腾讯买了5年NBA独播权,吸引了很多流量。”他说,优质内容有品牌,能提升竞争力,但也导致视频站非常尴尬,就是没有钱的话,很难获得内容。2、移动端就不一样。相比视频领域,这个市场开始一家独大。“中国需要注意腾讯,的作用越来越重大,一家独大。”黎瑞刚说,几乎覆盖整个中国,支持许多视频分发,尤其是微视频,移动端未来竞争越来越集中。3、OTT。中国有许多品牌TV,小米与乐视等。“我坚信OTT有未来,我看好它。”黎瑞刚说,OTT市场是视频分发的整体方案,结合了硬件、软件、内容服务,这一竞争刚刚开始,它们的“未来如此重要,以致会决定中国媒体的格局”。但黎瑞刚似乎更侧重内容变革驱动的媒体转型。他不否认OTT与智能电视能定义部分市场。但在他看来,真正符合市场趋势与品位的,必须是内容服务商。加载了许多应用的智能电视,不过单一纯粹的渠道,市场需要组合的方式,需要为受众定制,有用户界面,有内容分发平台,电视制造商做不到。前段时间,黎瑞刚在印尼碰到了YouTube总裁,他们都认同移动互联领域的UGC模式更具有可持续性。因为这是商业化时代内容生产与经营的趋势。过去,内容价值的变现、商业化,主要是植入式广告,尤其是产品广告。但是现在的趋势是,广告主越来越喜欢投资内容生产。他透露,一家5、6年前在纳市挂牌的中国电视广告商(不说也知道是谁),去年已私有化,目前,CMC正帮助它们管理,尤其是帮助它产生新的内容,CMC不是植入模式,而是开发产品,这不但是生产体验,也是一种组合。未来,将很难定义到底是内容业务还是广告业务,但他显然很看好这一趋势。CMC的业务也越来越侧重内容端。黎瑞刚说,现在CMC投资主要包括三块:媒体和娱乐,侧重内容;移动端,侧重技术与平台;生活方式,侧重电商与消费电子等。此外,还有电视剧、视频投资。黎瑞刚透露,他与团队越来越从后期走向早期。之前团队人马更多具有运营背景,投资偏后期,比如东方梦工厂、中国IMAX。此外,也有一些“绿地投资”模式。目前则开始做早期投资,主要是移动端、视频分享、移动端数据服务。他认为,优酷土豆们与移动端会殊途同归。但前者仍需要巨大的投资。黎瑞刚没有忘记他曾长期关注的有线领域。他说,中国跳过了很多阶段,在电视发行地领域,没有一个统一的有线发行领域,中国没有典型的付费有线电视模式,很难赚钱,但未来一定会大声巨大变化。尽管路途崎岖,他依然非常有信心。中国媒体能输出、走向海外吗?熟悉黎瑞刚经历的人知道,他有一个屈辱的例子。当年他在美国访问学习时,曾在福克斯做见习。有次做一档关于中国的节目,内容里充满傲慢、偏见。黎瑞刚向对方建议,这个事件中国已经报道很多,应该平衡一下。但对方的总监告诉他,今天这个时代,“是美国媒体说了算”。黎瑞刚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走出集团,在寒风中,他决定要赶快回来,要让中国的媒体立身全球,创造全球梦想。黎瑞刚能在中国媒体业留下如此名声,并开始成为影响全球的媒体风云人物,大概这个情结一直鼓励着他。大小文广的整合已告一段落。这是黎瑞刚的起身之地,也是他名气辐射全球的空间,但他显然不会停留在这里。过去几个月,他已经慢慢卸任,重新转向CMC。昨天,当主持人问他,中国媒体尤其是内容是否已经到了向世界输出的时代。他说,如果面向世界输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比如东方梦工厂,在上海建立了工作室,是一个典型的标准的动画工作室,大约有300多名员工,正在做《功夫熊猫3》,发布时间与美国同步,可能在明年1月,以后会有一些中国制造、上海制造,一定是要输出到国外的。但这类内容,整个动画的1/3在中国制作,2/3在美国制作。黎瑞刚表示,未来会侧重国产的,侧重“中国制作”,甚至是“上海制作“,当然会与国际团队达成技术合作。(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立场。)

责编:传媒

宝宝睡觉出汗怎么回事
冬天感冒头痛吃什么药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