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成才在珞珈快来社团当学霸

2019-05-14 23:0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才在珞珈】快来社团当“学霸”

想象得到袁隆平、易中天、九把刀、林更新等大咖明星坐在你面前,和你面对面交流吗?想象得到自己站在国际辩论赛的舞台上,挥斥方遒拿到吗?想象得到在大学出一张自己的音乐专辑吗?

在武汉大学的学生社团里,这一切都可能实现。

在这里,当你“玩”时,便是在“学”。

你可以这样“玩”

说起“玩在武大”,学生们会莞尔一笑。这句话不仅仅意味着“无早操,不点名”,更是指有充足的选择加入自己超有feel的社团,跟志同道合者玩个痛快,玩出名堂。

首先,“玩”的地方多。根据学生社团联合会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武大共有各级学生社团300余个,粗略估计全校有超过1万本科生参加了社团,而全校本科生3万多。也就是说,大约每3个人里,就有1人加入了社团。

其次,“玩”的花样多。爱好国学的同学汇聚珞源国学社,着汉服行释菜礼谢师恩;绿舟环保协会的观鸟达人们,为校内118种鸟建档,手绘“珞珈山观鸟图”;如果你课余时间沉溺于二次元世界,那么动漫协会是你的菜。

“在武大,但凡你心念一动能想到的,都有对应的社团。”九月社团招新“百团大战”中,一位老练学长谆谆教诲大一小菜鸟,并且不忘认真补充道,“如果找不到能满足自己兴趣的社团,那就创建一个好了。”

重要的是,“玩”的格调高。每年三月樱花盛开之际,武汉大学就会迎来一场“文化狂欢”。白天,一年一度的樱花诗赛如火如荼;入夜,樱花树下总会响起校园歌手的吉他弹唱声;如果你在此时踏进樱顶的大学生俱乐部,则多半能欣赏到一场发人深省的戏剧表演。浓郁的人文气氛和明媚的自然美景融为一体,光是想一想就醉了。

不过,不是仅凭“感兴趣”就可以加入自己喜欢的社团。校辩论队声名远播,虽然规模小,但成员个个是精英,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首先要成为院级辩论队成员,并在校辩论赛中取得突出成绩,才能获得申请资格,然后还得经过几轮面试的车轮战,可想而知门槛有多高。

周恩来与觉悟社,威廉 拉塞尔与骷髅会,莫扎特与共济会,吴敬琏与音乐社团,撒贝宁与戏剧社……名校都有丰富的社团,的年轻人总和社团联系在一起。很难说,是社团成就了后来的他们,还是他们光大了社团的威名。但不容置疑的是,社团为他们追求梦想插上了一双翅膀。在珞珈,又何尝不是如此。

成才岂止在课堂

作为一名“85后”年轻人,陈铭身上有许多亮眼“标签”——“全世界会说话的年轻人”“国际大专辩论赛全程辩手”“电视节目主持人”“博士”“高校教师”……

陈铭参加季《超级演说家》的一段演讲视频去年在络上爆红。录制这个节目时,陈铭尚是一名在校生,今年他博士毕业顺利留校任教,成为一名“青椒”。

虽然身份变了,但“辩手”始终是陈铭不变的印记。从学院辩论队到校辩论队再到国家大专辩论赛的舞台,陈铭说,“大学期间,辩论像一位不曾离去的良师,教会了我人生的道理,每一次辩论都是一次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重建。”

校辩论队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奇:2010年10月国际大专辩论赛选拔赛,一个辩题是“价值和人伦价值的比较”,来自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辩手郭彪准备时看了数不清的学专业论文、着作,写了很多读书笔记,参加完比赛后直接跨专业考上了学研究生。

郭彪的传奇经历说明,课堂并不是成才的路径。一直以来,武大学生中有一个现象:即使是一间“学霸”云集的宿舍,室友们的“硬件”也不会雷同;若要找共同点,“社团”会是一个关键词。

武大素以选修课丰富闻名,但成才岂止在课堂。社团不仅仅是学生放松身心的地方,也是一个发掘特殊才能的渠道,更是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许多从社团走出的学子,成为耀眼的明星。

记忆协会的袁文魁是湖北首位世界记忆大师,亚洲位世界记忆总王峰的教练,培养了多位世界的“世界记忆大师”,被媒体誉为“中国记忆三剑客”之一。目前,他创办的武汉友思教育颇具规模。

数学建模协会堪称高手摇篮,国际国内大赛均有傲人成绩;口译队为国家外交部、商务部、新华社、世界500强企业等输送了大量高级外语人才……学生社团的实力不容小觑。

“要尽快适应大学学习方式的改变,学会自主学习。”开学初采访名师时,他们不约而同劝诫新生,将视线从书本和课堂中部分抽离,投入到接地气的社团中,从兴趣出发,以图书馆和课堂为半径,一张一弛快乐地学习成才。

可以说,正是数不清的学生社团和创意百出的社团活动,让学生且玩且学,不知不觉中“打怪升级”,成为大学赢家。

泡社团是一种流行

当然,那些闪耀在聚光灯下的达人毕竟是“分子”,作为大基数“分母”的组成元素,学生痴迷社团的理由也很诱人。

社团,是课堂的补充,是理论知识的演练场。全国高校百佳社团中的专业性学术社团——经济与管理学院康腾实践中心,成立于1992年。它以实践活动的原创性、应用性和前瞻性,吸引了校园内外众多目光的追逐,激发了无数青年学子脑力的震荡。品牌活动康腾全国高校学生案例分析大赛作为我校精品项目,已成为全国高校学子指点市场风云、评判成败得失的专业舞台。

“在康腾激情燃烧铁马金戈的经历,给我在企业做管理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康腾,是全国少有的像企业一样的社团。”南富士(中国)职前培训事业部总监徐新玉如是评价自己的康腾岁月。

社团,是图书馆和自习室的延伸,是像咖啡馆般惬意的所在。许多社团都有自己的工作室,在没有课的下午或晚上,社员们喜欢带上书包和电脑,在长长的工作台上伏案至宿舍关门。

“有时是看专业书,有时是忙团里的事,有时什么都不做,就是发发呆。”文华剧社的新鲜人庄晓雯很迷恋泡社团的感觉。

社团,把一群心性和追求相近的友邻聚合在一起,是可以满足诸多内在需求的小型“社区”。

基础医学院大二男生梁峻滔,是《武汉大学报》和学校学生团的成员。作为一名摄影发烧友,梁峻滔的作品很有文艺范,加上一手鬼斧神工的PS绝技,使他成为文字抢手的搭档。他在这里一泡两年,不仅文字感觉和摄影技术大大提高,留下了不少好作品,还与来自文理学部的美女在跑中日久生情,成为单身男生们羡慕的对象。

“社团可是学习的好地方,还能教你怎么谈恋爱。”梁峻滔颇有心得,女朋友则在一旁开心地补充:“医学部的社团很有趣,文科生能从中学到不少冷知识,感觉很赞。”

像梁峻滔他们这样的校园情侣并非少数,这是社团生活的幸福副产品之一。武大作为一所综合性大学,社团亦带有鲜明的跨学科气质——不同专业、不同学部的学子们聚到“一个碗里”互相熏陶,使文科生平添几分科学素养,理工科生沾上几缕人文气息。

作为新时期的“学霸”,玩在武大,玩转社团,是一项必须get的技能。“学霸”的练功房,不仅在课堂和图书馆,更在社团。

(资料图 :杨欣欣)

转载本文章请注明出处

0

藤黄果
豪华娃娃机
星力捕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