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评论:流行体与春晚

2018-11-08 17:44:04
评论:流行体与春晚 天津网讯每日新报评论员张磊12月8日,网友“Rabbit儿爷”创作了一条微博:“如来派师徒四人去东土传教,逐步发觉众妖均有后台,遂沙僧钻进流沙河,八戒躲进高老庄,只剩悟空护送唐僧。

天庭如来商讨,保唐僧平安为条件,解决掉悟空。

悟空被压五指山下,唐僧在长安寿终正寝。

500年后悟空从五指山下蹦出大闹天庭,后在东海把自己变成石头”——这个众所周知的故事被逆时空重新演绎,很多网友看后表示,结局深刻而感伤,于是网友们陆续推出了《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古典名著的倒写版,一时间“倒写体”成了12月红的流行体。

武汉一位心理咨询师说,“倒写体”是网友对压抑心情的一个宣泄,是反主流心态的一个体现,是对原来老套路进行的突破。

这是一段精到的点评,但是放在更大范围的网络文体中来看,流行体的泛滥仿佛不是突破,更像是网民表述能力的倒退。

和前几年仅仅是网络热词的流行不同,近两年来,各种文体的出现让网民加入到了创作队伍中来,从2011年的咆哮体、淘宝体、凡客体、TVB体、蓝精灵体,到今年的甄嬛体、绳命体、元芳体、十动然拒体、玛雅体、倒写体等等,每一种文本的出现都有不计其数人跟风仿写,这在当时制造了网络话题,构成了亚文化现象,但从长远看,流行体是否真的推动了文化向前走,是个很可疑的命题。

可以举一个春晚的例子。

在元芳体刚刚走红的时候就有网友说:我敢打赌,今年春晚某冯姓或姜姓演员肯定得用这个段子。

他们具体用不用尚不可知,但每年的春晚我们的确都能看到演员把那些臭了街的网络语言搬出来当包袱,结果是,没有人笑,这个行为本身倒成了笑点。

观众不买账,就犹如巴尔扎克所说,个形容女人像花的是聪明人,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傻子。

前几天爆出的鸟叔要参加春晚的消息,还没等澄清网友就纷纷表示:别来了,都听吐了。

这都是一个道理。

从文艺理论的角度来说,网络流行体可以说是一种文本的戏仿创作,大多数流行体,网友几乎不动脑子就可以仿写。

说到戏仿,塞林格、达达主义艺术家们都是戏仿的高手,经过周星驰的“弘扬”,某些中国人对戏仿的痴迷超出了艺术领域,直接转移到了电子行业,于是我们有了新的流派,特点就是,发现好的东西,直接抄过来,或者改吧改吧抄得更吓人一些,这种流派有个原生态的名字叫“山寨”……回到网络文本上来,不难发现我们平时的表述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