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经济系的陈天桥或许更懂的是投资

2019-03-09 22:4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陈叔(号:alibagua)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许多前,中国有四大互联公司,百度、阿里、腾讯、盛大。现在百度市值将近600亿美元,腾讯超千亿美元、阿里也即将上市,保守估计市值不低于千亿美元,但是现在盛大整体市值不足18亿元。你可能很难相信,2004年,31岁的陈天桥凭借盛大在美上市,一举夺下中国首富的桂冠。7年后的2011年,盛大启动私有化,回购非陈氏家族的31.6%股份。2013年2月,家族企业盛大完成私有化,从此,“盛大”二字成为中国互联业界一个神奇的存在。

伴随私有化的是盛大的大范围裁员和高管的离开,盛大文学、盛大文学,乃至陈天桥为倚重的投资部门都未能幸免。2012年4月,陈天桥更是将游戏平台浩方和边锋卖给了浙报集团。时隔两年后的今天,盛大又宣布脱手其控股41%的视频站酷6。而盛大总裁邱文友曾郑重其事得对媒体表示,公司重要三块内容定义为:游戏、文化和视频。在此前提下,酷6绝无出售可能。但如今酷6易主已尘埃落定,让人不禁想问,天桥怎么了?盛大怎么了?

当年很滋润

一位熟悉盛大的投资者告诉,过去几年,盛大各个核心业务均遭遇调整,酷6在经历创始人出走后早已在行业被边缘化,盛大游戏一直在走下坡路,盛大文学过去一年也动荡不堪,几个盛大文学的高管纷纷跳槽腾讯另起炉灶。如今的盛大,组织架构混乱,曾经的强势业务遭竞争对手蚕食,又找不到核心的业务收入维持庞大的运营支出。甚至有媒体指出,近年来盛大的一系列资产出让行为,可以看出陈天桥已然无心恋战。面对盛大错综复杂的各类产品线,这位复旦经济学毕业生似乎提不起多大兴趣,或者说回天乏术。接盘酷6的四年一直未找到理想商业模式,也许就是这一判断的合理佐证。

与许多媒体唱衰盛大不同,陈叔以为盛大没有衰败,盛大只是变的平庸。而要弄清楚它为何平庸,还得从盛大传奇性的起家说起。据说,当时陈天桥破釜沉舟猛砸了200多万元代理了络游戏《传奇》,然后拿着一纸合同说服电信和某公司赊给他宽带和机房(这要是放在现在想都别想)。彼时,市面上的络游戏大部分都很难操作,传奇奇迹般得凭借简单的操作和激烈的对战场景吸引了大量玩家,一炮而红。在这个过程中,盛大个尝试了吧充值系统,凭借这个系统盛大解决了玩家买点卡难的问题,借势将自己的游戏推广到了全国,成为当时当之无愧的游霸主。

之后的盛大双线操作,顺风顺水。一方面自主研发产品,其个自主研发的项目《传奇》就大获成功,但往往越好办成的事越不容易引起重视,“研发不就那么回事”,一位当时的盛大员工如是形容前公司对待研发的态度,这也为盛大后来的平庸埋下伏笔。另一方面,陈天桥把资本运作得出神入化,先是收购传奇开发商,然后意图收购新浪(终收购夭折),接着凭借当时游的巨大收入收购了起点、酷6、边锋等等互联公司。期间,更是凭借高超的资本运作,将盛大游戏分拆上市。

搅局者,腾讯

论资本运作,在游圈里陈天桥无人匹及。但毕竟盛大是互联公司而不是资本运作公司,互联公司要倚重过硬的产品,但纵观盛大核心高管的履历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基本都没有产品研发经验。所以盛大会请来不懂互联的唐骏掌舵,因而也造成了盛大偏重营销的公司文化。后来发现自主研发走不通,才掉头继续走代理的老路子。但此一时彼一时,陈天桥不得不面对一个搅局者——九城,本来1000万美元的代理费给九城一搅变成了2000万美元,好不容易九城被易偷袭,结果来了一个更恐怖的腾讯,盛大帝国在一次次外忧内患中国力渐衰。

但事实上,一个市场几个大公司共存是很正常的现象,早年,易、九城、盛大还能竞争中共赢,把游戏市场做大。但是有数亿用户基础的腾讯涉足游戏市场并做大后,这一情况根本上被改变了。有个分析还算中肯,“腾讯可以通过旗下各种渠道将腾讯游戏直接推到用户面前,可以说在游戏营销和推广资源方面,腾讯站在了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度,并且不可复制,花钱也买不到。”再看盛大,是没有可与腾讯叫板的用户基础,第二是没有厉害的产品经理,这一的现状怎能不让陈天桥灰心。与其看着各项业务的市场份额慢慢被蚕食,倒不如尽快脱手套现,把业务过手给那些有战略有布局的公司。

盛大“去哪儿”

盛大正逐步转型为投资控股公司,目前在着手实现去互联化。这一结论可以从盛大近些年的举动上找到答案,去年9月盛大投资的地产项目热卖,让陈天桥尝到了“从线上到线下”跨越式发展的甜头,另外盛大成为A股上市新世界百货二股东、陈天桥担任东方明珠独立董事等事件,都被视为盛大与互联渐行渐远的凭证。更有盛大内部员工爆料,陈天桥把上百亿的资金规模投入到国内国外的二级市场。从盛大转手酷6一事上,陈叔分析,盛大正在出手剩余的互联资产无疑,但运作方式由原来盛传的打包出售变为分拆转卖。如果陈叔一语成谶,那么盛大旗下的各项业务有可能出售给谁呢?今年二月份就有媒体爆出“盛大多业务售予阿里”的传闻,虽然两家公司都官方辟谣,但陈叔以为盛大的许多业务正好是所阿里缺少的,双方在资本层面上一定有过沟通。

事实上,阿里巴巴集团从去年开始就在加强对数字娱乐领域的布局。

经济系的陈天桥或许更懂的是投资

去年9月份,阿里巴巴成立数字娱乐事业群,由音乐、视频、读书、家庭娱乐、原创组成,原虾米音乐事业部进入该事业群。2个月后,阿里又打破马云“饿死不做游戏”诺言,宣布开始涉足游戏领域,并在视频、手游、音乐等业务领域进行了大规模招聘。据阿里相关人士透露,阿里进军游戏行业,出于对腾讯频频搅局阿里优势领域的忌惮,而游戏属于腾讯的核心收入来源,对腾讯核心业务发起进攻,意图“围魏救赵”,属于战略性防御行为。但是阿里做游戏的底子太弱,虽然有腾讯前总裁助理、电子商务部总经理刘春宁加入,怎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刘春宁急需拿得出手的业务,而直接收购游戏公司是目前的选择。纵观国内几大游戏公司,盛大是的选择。

据消息人士称,前多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胡晓东近日加盟阿里,应该会接替刘春宁负责阿里的数字娱乐事业群,盛大文学将会成为阿里下一步的重点收购谈判对象,“也许,双方已经达成交易意向”,这位消息人士说。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可以想象一个边跑边甩掉互联业务包袱的盛大,正在向资本市场狂奔而去,经济系学生陈天桥也终将找到与其专业对口的商业业态。或许比起互联,他更懂的是投资。

分享到: